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祺景 >

一年卖出70亿5000家工厂 这个小镇包揽全球70%的假睫毛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5-13 20:19 点击数:

  从头发武装到睫毛,精致女孩们对漂亮的追求没有上限。她们一边希望自己最好一根汗毛也没有,一边希望着自己的睫毛能够疯长。

  睫毛膏、睫毛夹、睫毛纤维、睫毛增长液,种睫毛、烫睫毛,睫毛上的花样比头发还能折腾,只为了让自己的睫毛更长更翘。

  19世纪的法国巴黎,爱漂亮的美女们为了使睫毛变长,用天然毛发缝进眼皮,由于没有麻药,做这种手术的人要经受相当程度的痛苦。

  不愿意做手术的人,发明了最初的粘贴式假睫毛。当时的假睫毛用天然毛发制成,粘在丝绸、纱布或者鱼皮上,但粘贴并不牢固,贵族女性们通常刚坐下聊几句天,几根假睫毛就飘进了正在喝的茶上。

  直到20世纪30年代起,假睫毛先从好莱坞女星中开始广泛流行,接着火遍全球,假睫毛自此成为日常妆容的必需品。

  就是这样一对对女性们人手必备的小玩意,每10对中就有至少7对来自“中国睫毛第一县”——青岛平度,光去年一年卖出的假睫毛,就够绕青岛5圈。

  几十年来,平度低调地为全球女性供应着物美价廉的假睫毛,除了从业工人和妆发商人,外界鲜有人知道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县城。

  从青岛出发,驱车两个半小时就能到达平度县的长乐镇,被称为睫毛村的长乐镇是平度睫毛产业起源的地方。

  在小镇上每走一步都能看到数家带着“睫毛”字样的门店,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假睫毛。伴随着旁边店员们的键盘敲击声,这些假睫毛通过线下批发或线上电商的方式被送出平度,销往全国各地,以及欧美日韩等国家。

  最终,它们会出现在消费者的化妆桌上或流向淘系商家、美睫店等,由美容技师一根根种到客人睫毛上,收费数百甚至上千元,产生多达百倍的利润。

  能滚出溢价雪球的假睫毛,不仅滋润了全国各地的美业从事者,也盘活了平度这个曾经一筹莫展的贫困县。

  睫毛生产技术是早年集体经济的产物,长乐镇的眼睫毛产业最早追溯到1976年。当地村民从青岛的一个假发厂引进了睫毛制作工艺,在镇上建了一个眼睫毛加工村办小厂,也是平度眼睫毛加工的产业雏形。后来因为改制,变为几户家庭作坊开始承包经营。

  那个时候,整个长乐镇上做假睫毛生意的还不到10户人家。曾经这条赚钱的门路只在关系极好的亲朋中流传,是大家低调发财的秘密。上世纪90年代末的睫毛厂女工,一个月的薪水就有1500元,从当地拿货去跑市场的小贩,三五天就能净赚五六千,而生产商的年收入最少有20万元。

  关于财富的秘密总是不胫而走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从小小的睫毛生意中尝到了甜头,镇上接连办起了大大小小的企业和作坊。到2010年前后,长乐镇上从事睫毛生产制造的企业已经有上百家了。

  平度的男人跑市场,平度的女人卷毛忙。直至今日,青岛平度市注册的睫毛企业已经超过了5000家,其中从事睫毛相关产业的生产加工、贸易及配套企业过千家,产值高达70亿元,占全国产量的80%,全球市场份额的70%。

  第一批做睫毛贸易的商人们早已退居养老,将早年走南闯北累计下的资源悉数交给了年轻一辈。

  睫毛销售形态也开始变多,或以零售为主,一边开淘宝店一边和网红合作卖货;或者背靠1688做上游批发商,将睫毛批给下级商家和美容机构;剩下的都归于线下渠道,通过与外贸公司的合作销往世界各地。

  睫毛经济的升温正好赶在2020的疫情年。按照往常的经济规律来讲,一旦进入经济低速增长期,口红会是销量上升最大的消费品,即“口红经济”。

  该术语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主要指因经济不景气反而导致口红热卖的一种经济现象。意思是女性消费者面对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不再购买更高价的商品如Louis Vuitton手袋或Chanel时装,转而选择消费口红这样的“廉价而非必要之物”。

  但经济周期的变换使得由人性固有需求制造出的“口红经济”总是成立,只是在面容被口罩遮挡的情况下,消费者的关注点转移到了唯一能露出来的眼睛上。

  趋势分析机构Mintel在2021年发布的美妆零售报告中显示,2020年彩妆整体销售额下降了10.6%,但并非所有类别的彩妆都在下降。麦肯锡的另外一份相关报告则进一步指出,其中高端彩妆下降了75%,但眼部化妆品却逆势增长了150%。

  而通过爱企查统计发现,近一年内,围绕睫毛类产品进行生产、加工、销售等环节的新增公司多达800家,较2020年多出近20%。

  青岛的假睫毛更是因为双十的销量太过巨大直接火上了热搜。根据睫毛厂商的反馈,双十一为平度的睫毛厂们增加了将近四成的订单,寒冷的深夜里依然灯火通明的睫毛厂们即使每天出货近2万盒假睫毛,依然是供不应求。

  青岛市商务局所统计的双十一期间网购调查显示,平度的网络零售额位居青岛第一。

  爱美女孩们的化妆台上这些年都诞生了不少新消费的品牌,眼影有花西子,口红有完美日记,化妆刷有受受狼、energy,就连美瞳也有可糖、4iNLOOK……唯有假睫毛这个分区大多都是“三无散装货”。

  一直为海外品牌代工的平度虽有很强的制造能力,但因为假睫毛行业的链路过于漫长,导致在其他美妆产品本土品牌辈出的时候,假睫毛的品牌化却一直没什么动静。

  并不是没有过假睫毛生产商尝试往做品牌的方向发展。只是尴尬之处在于,假睫毛虽然被当做化妆品使用,但目前国家对假睫毛产品没有详细规范,所以假睫毛并没有质检报告的存在。

  假睫毛厂商无法获得对应的质检报告,也就导致许多假睫毛生产商的自有品牌无法进入到连锁美妆集合店的供货渠道里,还是只能批发给无需质检报告的小经销商们。

  且假睫毛的制作极度依赖人工,“压毛、合毛、上线、切毛、卷管、定型、剥管、上托、包装”,一副假睫毛的制作需要经历共九个步骤才能出厂。

  在最常见的两种嫁接睫毛和日常佩戴的睫毛之外,又有对毛、密排和朵毛等分类,根据假睫毛密度、长度、颜色和卷翘度的不同,又伴随着不同的材质和款式,并对应着不同的合毛方法和定型方式。

  繁冗复杂的假睫毛的生产很难机械化投产,因为机制的睫毛单一又死板,远远比不上手工睫毛的售价。即使是在平度,也是以家庭小作坊为主体的假睫毛厂家占据多数,比起花钱做品牌的风险,代工对于这个曾是贫困县的人们来说更能旱涝保收。

  对于许多早年就在平度从事假睫毛行业的商人们来说,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广东,就是在去广东的路上。在那个高铁、飞机尚未普及的年代,一天一夜的绿皮小火车成了平度人去往广深的唯一方式,背着样品的商人们忙碌地穿梭在日用市场和经销商之间。

  深广两地有着长久的对外贸易历史和随之而建的庞大的批发市场,来自平度的睫毛商人们,大多数都在此掘到了第一桶金。多年作为贸易港口的优势,使得深广两地诞生了不少的新消费品牌。

  去年,当资本的注意力开始进入假睫毛市场,便是深圳的两家公司抢先一步摸到了橄榄枝。

  2021年12月8日,美睫品牌MLENDIARY米兰日记宣布完成超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峰瑞资本领投、盛景嘉成跟投。米兰日记成立于2020年11月,品牌最出名的“闪接”假睫毛,上线万盒。

  另外一家就是WOSADO悦瞳,和米兰日记一样,都是以磁吸假睫毛打入市场。2021年2月完成Pre-A轮融资,紧接着6月和10月又分别完成A轮、A+轮,累计融资金额达到3亿元人民币,背后资本有红杉中国种子基金、高瓴创投,达晨创投等。

  虽然关于软磁假睫毛的评价也有诸多质疑的声音,例如磁吸假睫毛因为附上了磁铁,故此睫毛尾部会比较重,长时间佩戴难免会压迫眼皮,感觉眼睛比较累。一副磁吸睫毛动辄上百的价格只能用一个月左右,除了方便,使用感受并不好等。

  但并不妨碍一个事实,强大供应链的支撑加之空前火爆的市场需求,小小的假睫毛俨然正在迎来一个黄金时代。

  正如所有消费品都值得重做一次,现在也轮到了这副小睫毛,这个既没有国际大牌对消费者进行过教育,也没有诞生过国民品牌的行业,正在走向它的转折前夜。

  注:文/Gawaine,文章来源:快刀财经(公众号ID:kuaidaocaijing),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版权提示】亿邦动力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每日报告分享,权威报告发布,直播带货、私域流量、跨境电商、DTC…行业干货、数据研报、趋势报告…

  12月23日~24日,2022亿邦未来零售大会将在上海举办,携手50位重磅嘉宾一道畅想心目中的消费“新世界”,与全行业共同打造「未来零售新世界生存法则」!

  进入这个月以来陆续有亚马逊卖家出现品牌备案方面的情况,不仅有卖家各种备案不过,还有卖家已经备案的品牌被撤销!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祺景  | 美的  | 眼球  | 商标查询  | 工具  | 市场  | 帮助中心  | 格力  | 新闻公告  | LED

祺景(上海)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照明整体解决方案为主,以照明产品开发、销售为辅的专业照明公司,主要产品以LED光源为主,主要业务以城市亮化为主导。